慢生意时代,“猪”要习惯没有风口的日子

互联网这个圈子凭故事诞生过太多神话,凭概念创造过太多风口,凭赢者通吃的斗狠精神吸引过太多资本。然而这样的零和游…

慢生意时代,“猪”要习惯没有风口的日子

互联网这个圈子凭故事诞生过太多神话,凭概念创造过太多风口,凭赢者通吃的斗狠精神吸引过太多资本。然而这样的零和游戏已经不合时宜了,在严查垄断、扶正资本秩序的大背景下,互联网企业的边际收益正急剧递减。

2021年,有猪,却没有风口。嗷嗷待哺的创业者们,已经“不能2VC了,必须要有真正的两把刷子了”。

中国互联网激荡昂扬了二十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向下的拐点。过去,互联网行业年年都有风口,年年都有新词汇,今年却异常安静乖巧。除了热度从去年延续到今年的社区团购,整个行业已经看不到任何抓眼新事物的产生,而社区团购本身,也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伪需求。元宇宙的风从大洋彼岸刮来,似乎投资者和创始人们也不再感冒。

对于资本而言,互联网行业可投资标的大幅度减少,是一个基本事实。像以往一样想象出一个商业模式创新,期望通过砸q烧出一个市场,但是,很快发现,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很可能是一个伪需求。

过于甚至可以依靠几页PPT,就能融到一大笔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即便元宇宙这样的概念风起云涌,也很难让中国的资本真正下注。因为,如果不阐述清楚落地场景和盈利模式,资本已经很难像以往那样为概念买单。真正可以满足资本胃口的互联网赛道和标的,越来越少。

要知道,过去二十年以来资本青睐互联网有着非常功利的原因。互联网商业在资本眼中一直是赢者通吃的游戏,可以用最小的q博最大的回报,这是其他行业不能给予的。但如今社区团购的溃败也许就是风口时代结束的一个信号,兰州拉面们的崛起或许更是大势已去的一丝嘲弄。

当互联网企业失去了以小搏大的价值,失去了靠烧q快速出现壁垒和市场垄断价值,资本和投资人的权杖也会毫不留恋地摇摆和退缩。

 

风口落脚处为何如此接地气?

在去年疫情的催化下,社区团购也许就是互联网时代最后一个风口。然而,这场贴近大众需求并饱含资本期待的团购风暴,最终变成了一场抢夺“白菜”的市井厮杀,社区团购至今没有探索出健康的商业模式,但q却已经烧掉了几百上千亿。

社区团购的风从每日优鲜(MF.US)、叮咚买菜(DDL.US)等小平台刮起,在2020年疫情的催化下,美团、阿里、滴滴、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纷纷涌入,这股巨大力量引来无数资本让社区团购的风口迅速成型。然而,社区团购同质化严重的问题是无法掩盖的,靠低价补贴获客仍是各个平台抢地盘的最主要手段,但要知道烧q不仅能帮市场早熟,还能让市场早衰。

2020年底,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就社区团购乱象的问题对包括阿里、腾讯、京东、美团等在内的团购平台进行行政指导,严厉禁止社区团购平台利用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虚假宣传等的不正当竞争手段取得垄断地位。

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又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等社区团购企业做出正式行政处罚,再次表明国家对无意义“价格战”的抵制,自此社区团购野蛮扩张的风潮怕是要安息了。社区团购下沉市场的故事还没来得及讲好,但监管的加严已让互联网企业没有了机会。

今年万籁俱静的互联网圈,再没有了谁出风头的声响,大家转而深耕各自领域的战略布局,积极对接传统产业,如在线药房、在线问诊等。对于资本圈而言,2021也是相当沉寂的一年,唯有兰州拉面掀起了小小风浪。成立于2019年的兰州拉面品牌马记永获红杉资本给出的10亿估值,平均每家门店价值超过5000万,引起了不少热议。

一向高傲的资本竟然给小小拉面馆捧场,这一切合理吗?为什么2021年互联网在资本眼里还比不上一碗拉面?兰州拉面现象,与资本的务实密不可分。

陆玖财经就今年互联网的沉寂和投资圈的冷淡与北大经济学教授冯科交流。冯科认为这一方面归咎于消费的增速下降,资本对未来的预期不稳定,这其中不光有疫情的因素,也有政策原因;另外为什么2021没有互联网新风口,这就与监管息息相关,今年是互联网监管年,反垄断与重建资本秩序是主题,所以大家就谨慎了,没有人想做出头鸟。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互联网增速下行之后资本市场的热q无处可去,只能选择有确定需求与现金流的实业,如此看来比起烧q无止尽的社区团购,兰州拉面倒还真不算是个坏标的。于是,所谓的新消费投资热了起来,互联网成了投资人回避的标的。

放在以前,很多互联网模式,的确是促进行业升级的良药,比如移动支付、直播带货、智能物联,然而当一二线城市的需求趋近饱和,资本把视线逐渐转向下沉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就开始了。面对价格极度敏感的人群,互联网模式不灵了,反而用“价格战”这类较为原始的竞争方式,显得更为有效果。临期尾货超市、直播达人降价促销、年轻人爱喝的元气森林、追捧的奈雪的茶、王小卤、文和友、甚至果酒、蜜雪冰城等等,成为投资人认为更接地气的投资标的。

 

零和博弈的游戏结束了

所有事物都有自己的成长曲线,互联网企业也不例外。曾经,这个圈子凭故事诞生过太多神话,凭概念创造过太多风口,凭赢者通吃的斗狠精神吸引过太多资本。然而这样的零和游戏已经不合时宜了,在国家严查垄断、扶正资本秩序的大背景下,互联网企业的边际收益正急剧递减。

随着竞争的加剧,所有的互联网玩家都期望在各个细分赛道改造原有产业,于是“互联网+”就成了互联网企业进入各个产业、整合上下游资源的好工具。我们固然不能忽略互联带动产业升级的积极作用,但各家幻想占据平台优势的互联网战火却真的乏善可陈。

先发优势是互联网商业的第一要义,但当所有玩家都认定了同一块蛋糕,即便错失了先发优势,大家也会从产业链、低价补贴、服务品类等方面内卷,誓死逼退对手。不论是电商、短视频、还是社区团购,互联网战火都从一二线城市打到了下沉市场。如果不加控制与引导,烧q到最后的玩家一定可以熬死竞争者,把市场牢牢掌握在手里。

然而,目前这种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后遗症就是,所有的创业者,都想着去做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不是底层科技的突破,毕竟做平台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成千上万倍的回报。虽然这很符合资本逐利的特性,但对于中国经济和互联网行业来说,这样的操作既不利于人民的长期福祉也不利于互联网企业的健康发展,中概股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印证了这一点。

中概互联(513050.SH)重仓腾讯(00700.HK)、阿里巴巴(BABA.US)、美团(03690.HK)、京东(JD.US)、拼多多(PDD.US)等主要中国互联网企业,该基金在2021年的拉胯表现直白反映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资本眼中的价值。中概互联ETF基金净值从年初2.650元的高点已跌至如今的1.50元,2021累计跌去了28%的净值。放眼望去,中国互联网企业,全盘皆绿,而资本对互联网越来越谨慎,却成为事实。

今年互联网企业的下行趋势,首先有反垄断监管的原因,一系列针对“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罚款应声而下,阿里的182亿、美团的34亿皆是监管方释放不容忍恶意垄断的信号。信息安全与用户隐私的隐患问题也是今年互联行业被戳痛的软肋,6月低调赴美上市的滴滴(DIDI.US)、Boss直聘(BZ.US)、满帮等因数据泄露问题被调查,滴滴出行APP在7月4日被下架后至今未重新上架。

另外,“双减”政策对校外培训的打击,不仅给众多押注在线教育的互联企业带来了损失,也让资本和大众对“互联网+”的赋能作用多了一份存疑。字节跳动前员工Windy(化名)告诉陆玖财经:“双减之后,字节大力教育的裁员可以称得上规模大、效率高、赔偿多,没有丝毫迟疑。我觉得这些互联网公司并不是真心在做教育,只不过看着教育领域有利可图所以来分一杯羹。”而大多数教育互联网公司,如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等等,都在面临类似的场景。

“很多互联公司赋能的教育机构,纯粹靠q来堆积相关的人员,一没有真正行之有效的教学系统,二没有成熟的生产体系全靠摸石头过河和抄袭,三没有匠心,急功近利不认真去思考用户需要的是什么。这也很有可能就是互联网企业赋能其他产业的真实面貌。”

反垄断背景下,资本靠并购形成行业壁垒的做法,也变得行不通。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几经周折,也宣告失败。

总之,你死我活、靠互联网打造边界的时代过去了,新的时代开始了。

 

高科技快生意转为慢生意

从狩猎文明发展到计算机技术,人类发展的主旋律就是提高效率,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更高的效率就是核心竞争力。过去20年,我们看到了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式增长,但同时也要看到在互联网行业爆发前,中国早就在三次工业革命中积累的强大势能。

在很大程度上,互联网企业不过只是通过技术把势能转换为动能,其快速增长本质上是分享了实体产业几十年的发展积累和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但如今基于前人技术根基的互联网已经遇到了瓶颈,近在眼前的低垂果实已被摘完,想要够到更高处的果子就得拿出硬核的东西,赚快q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互联网产业不仅进入了下半场,并且,很可能已经进入了伤停补时阶段。

互联网企业在商业模式上的花样百出,固然新颖,吹起过无数走野路子的猪。但在资本趋利、短视的熏陶下,我们的基础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已经停滞了二十年,鲜有资本真正去关心芯片、底层系统、材料突破等这些真正的科技动力。可如果没有硬核科技的加持,互联网的一切繁华都将不复存在。而后面这些产业,哪个不是慢生意?哪个不需要动辄10年,甚至几十年的技术积累,和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所以,投资互联网的大潮过后,资本会青睐真正的高科技企业吗?

很遗憾,冯科老师告诉我们,这个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高科技行业,特别是卡脖子行业,比如芯片,不是投资就能做出来的,在肉眼可见的未来,技术壁垒是难以突破的,技术封锁、光刻机等设备的缺乏都让中国芯片在提高精度、实现量产方面大受限制。广大群众对研发芯片的难度没有概念,如果说自研原子弹的难度是1的话,那自研芯片制造的难度就是10,不是给q就能做出来的,所以资本不容易买账。”

那这些一眼望不到头的慢生意真的就无人问津吗?其实也有,华为事件充分让我们知道,在底层科技上,我们被卡脖子的严重性,所以硬科技的突破必然是未来的发展重点,除了各大风投,近年来政府对于实业,特别是高科技行业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像深圳以科技立身的城市自不用多说,合肥地方政府也称得上是投资界的新星,孵化了国产内存龙头企业长鑫公司,投资了蔚来汽车(NIO.US)、京东方(000725.SZ)等近几年频繁进入大众视野的高科技企业。

政府补贴高科技产业的初衷虽好,但被骗子“白嫖”的次数也不少。芯片产业有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武汉弘芯骗补事件,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骗补更是层出不穷,今年被经销商举报的众泰汽车(000980.SZ)就是个中典型。层出不穷的骗补案件不仅提高了交易费用,也制约了政府投资的信心,使得想要认真办实业的公司更难拿到资金。

虽然急功近利的互联网快生意已成为往事,我们无比希望未来掌握在踏实钻研的慢生意人手中,但技术的壁垒和资金的缺乏还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苦坐冷板凳、脱离大众认知的底层科技研发,很难成为投资风口。因为大多数人,希望一夜暴富,一招制胜。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因此,投资变得越来越难,创业者的门槛也越来越高。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沉浸在美梦里原地等风的猪们,会被摔。在慢生意时代,企业和资本都得忍受一段没有风口的日子。今后不太会刮风,也没有风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