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猹是什么梗(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属于鼬科的动物,大都实力不俗,以小…

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属于鼬科的动物,大都实力不俗,以小博大完全没问题。在民间同为捕鼠小能手的黄鼠狼或者“两头乌”和家猫体型差距至少2至3倍,但通常它们是井水不犯河水,能和平相处的前提是实力摆在那儿,战斗力伯仲之间

獾子也属于鼬科的,有狗獾、狼獾、还有蜜獾等很多种类,在我们山区其威胁力都赶不上个狐狸

但不知为啥,这些年獾子的名头越来越响,江湖绰号“金刚狼”“平头哥”,都被吹成神了,就是面对老虎、狮子也能全身而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网上确实有大量“平头哥”的视频,单挑狮子的;一只獾子在三只鬣狗围攻下,安然脱身的

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要知道鬣狗那可是草原上的二哥,有名有号的,以母狮子之强悍,也只能做到驱赶,只有成年雄狮才有必胜把握,平头哥以一对三只鬣狗,居然全身而退,不得不说确实有点东西

当年在老家看瓜地时,一棍子秒过一只獾子,这么算下来给我一根棍子,我可以挑战三只鬣狗了?得,您别忙着喷,我们慢慢捋一捋

前些年獾子在我们老家还是比较常见的,怎么描述呢?就是还没半大的小狗大,五短身材,脖子和四肢短粗,就四个爪子又长又锋利,因为人家是打洞高手,有名的土筑大师

獾子对“深宫大院”有种执念,能持续花上几年时间去修建和不断完善,把巢穴整的跟地堡迷宫一样

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奢华、舒适又错综复杂,功能齐备,屋舍众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洞穴卧室被别人偷偷住了,居然都不一定能发现

这个不速之客就是貉子,它自己不会打洞,跟獾子又有很强的竞争关系,可以说是世仇,貉子专偷獾子的窝住着,反正被发现的概率很低

獾子的皮毛质量比较一般,脊背上有很硬的鬃毛,颜色也以黑白两色为主,和貂、狐的华丽皮毛没法比,所以獾子的皮毛不值钱,相当鸡肋

这也变相的在人类的猎杀活动中保护了自己,獾子身上都是脂肪,没啥肉,味道也不好,要一头没一头,唯一有用处的,民间有很多獾子油的偏方,据说在烫伤和痔疮方面很有效果

獾子是杂食动物,以植物瓜果和小昆虫为食,在几十年前种瓜的瓜农最头疼的就是獾子

瓜地三大不速之客,野猪、松鼠和獾子。论破坏力野猪居首,往往成群结队的,所过之处就像“推山”,能给你翻个遍,但是遭野猪祸害,毕竟是少数,而且地外围上栅栏等防护措施也能起到作用

松鼠这类小东西,不把它们喂饱就别想着有收成,人家才是大山的主人,还好,松鼠数量虽多,胃口却不大

獾子是最头疼的,破坏力很大。对于我们瓜农来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想吃瓜都是管够的,放开量又能吃多少?怕的是祸害和糟践

獾子经常是半夜出现在瓜地,东咬一口西咬一口,专挑好的吃,任它们发威,一晚上干废一分地的瓜一点不成问题,关键还不是一只两只,不是一天两天,所以瓜农恨的咬牙切齿的

文学大师鲁迅先生,就描写过少年闰土刺猹的故事,后经证实所谓的猹,就是獾子

以前瓜农打獾子不用钢叉,都一棍子撂倒,号称平头哥的獾战力如何

大意是一轮金黄的圆月下,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手握钢叉,朝瓜地的猹刺去,可猹却从少年的胯下逃跑了

大师描写的很生动,獾子这东西确实机敏又凶很。我参加工作之前,我们家年年都种瓜,节假日看瓜也是惯常任务

我们那时打獾子可不用什么钢叉,就用一根像龙头拐杖一样似的木棍,几个人围截,一棍子撂倒

真是又惊险又刺激,而且当地人都说被獾子咬到,这獾子基本是不死不肯松口的

现在回头分析下,平头哥斗狮子、战鬣狗的事,首先獾子是杂食性动物,个头不大,肉也不多,对于狮子、鬣狗不是竞争者,也不是食物链的菜谱

所以没什么深仇大恨,也就不会冒那个险下死手。多数处于领地意识或者闹着玩的犯嫌而已

另外獾子个性确实硬,作为杂食性动物,更别比较什么咬合力了,但是獾子偏偏会主动进攻,毫无惧色,经常吓得狮子鬣狗一愣一愣的

还有獾子个头小,底盘低,野兽咬它反而不得劲儿,但是獾子反口就能咬到鬣狗的大腿棒上

獾子脖子短粗,对手进攻时根本找不到它脖子,很多肉食性动物本能就是锁喉、咬脖子,找不到平头哥的脖子,就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所以对平头哥也就不会有致命伤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