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脸谱图画(五大三粗还是英俊儒雅,历史上的张飞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这句脍炙人口的歌词既是在介绍典韦、曹操、张飞三位历史人物所对应京…

“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这句脍炙人口的歌词既是在介绍典韦、曹操、张飞三位历史人物所对应京剧脸谱的颜色,也反映出了人们心目中对这三人的大体印象:典韦为人勇猛,脸谱是黄色;曹操阴险狡诈,因此是白脸;至于张飞,则被公认为豪爽而粗暴之人,因此脸谱是黑色。

五大三粗还是英俊儒雅,历史上的张飞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在普遍印象当中,张飞就应该是五大三粗、魁梧剽悍的武人形象,甚至还理所应当地拥有着黝黑的皮肤和粗犷的嗓音。不过,网络上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张飞其实并非莽夫,而是一个英俊儒雅的才子。那么,历史上的张飞到底是什么形象呢?我们不妨从史书寻找答案。

对于张飞的相貌、体型,作为正史的《三国志》当中确实没有多少记载,只是说他“雄壮威猛”。正因为没有确切详细的记载,所以不管说张飞是个什么形象,似乎都没法证伪。不过,我们仍然可以从史料中一些细枝末节之处大致勾勒出一个接近真实的张飞形象。

五大三粗还是英俊儒雅,历史上的张飞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建安十三年(208),曹操举兵南下攻打荆州,刘备被迫逃亡,双方上演了一出惊险的追逐战。在连续行军一天一夜后,刘备逃至位于今湖北宜昌境内的当阳长坂坡,而为了逃出生天,他甚至抛下了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幼子刘禅。危急时刻,张飞受命率领二十骑兵为刘备断后,史书对此记载道:“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

也就是说,当时的张飞曾经仅凭自己的气势与大喝一声就震慑住了数量上远超己方的敌军,甚至是敌军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要想实现这一点,如果张飞的形象真的如流传那般“俊俏儒雅”,恐怕是难以做到的。单凭长坂桥上的发挥,或是他人对张飞“熊虎之将”、“暴而无恩”的评价,其实张飞的形象到底如何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那么,为何会有张飞其实是个儒雅才子的说法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位叫做刘巴的名士了。刘巴本是荆州零陵郡人,后来几经辗转投入刘备麾下,官拜尚书令,并与诸葛亮等人共同制定了《蜀科》。据《零陵先贤传》记载,张飞曾经因为仰慕刘巴的才华而跑到其家中与他一同休息,但刘巴却一直保持沉默,不愿意搭理他。

尽管在许多人心中,张飞的形象都十分粗鲁,但实际上史书对他的评价却是“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也就是敬重有学问和修养的名士,但不体恤士卒或下人。虽然自己并非儒雅风流之人,但张飞确实很尊敬读书人,这一特质让他生前被刘巴这样的名士嫌弃,却帮助他在死去多年后获得了读书人的喜爱和推崇。

元朝时,著名画家吴镇首先为张飞作诗道:“关侯讽左氏,车骑更工书。文武趣虽别,古人尝有余。横矛思腕力,繇像恐难如。”在他的口中,张飞精于书法,其水平甚至在同时期著名书法家钟繇、皇象之上。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不管是史书还是各类书法评鉴著作当中,都没有出现过张飞的姓名。

后来,“明代三才子”之一,以博学著称的杨慎在作品《全蜀艺文志》中表示张飞曾创作《真多山游记》,又在《丹铅总录》中称涪陵有一个张飞铭刻过字的刁斗,且“其方案甚工”。甚至,还有一位不见于史料的明代画家卓尔昌在《画髓元诠》中表示张飞“喜画美人,善草书”。不幸的是,这些记述和所谓的证据基本都被证伪,要么是后人伪造,要么存在着“时空错乱”的严重矛盾。

五大三粗还是英俊儒雅,历史上的张飞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事实上,从三国到元明之间的千余年时间里,有关张飞在书法、诗赋甚至绘画方面的才能根本没人提起。直到明代,对于张飞这些“特长”的记载才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是否存在蹊跷不言而喻。著名文学家冯梦龙曾写道:“释严颜,诲马超,都是细心作用,后世目飞为粗人,大枉。”这是说张飞并非一个从头到尾都粗鲁愚笨的莽夫,他也有过利用智谋获胜或得利的例子。

冯梦龙的说法诚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后人将张飞塑造成儒雅甚至俊俏之人,也纯属没有根据的无稽之谈。追溯原因,或许是因为张飞尽管是著名武将,却非常尊敬读书人,因此后来的读书人便也“投桃报李”,将张飞进行了一番可以说有些夸张的美化。到了现代,明朝人美化张飞的记载被一些人信以为真,于是张飞的形象也就在人们的道听途说和添油加醋中成为了“美男子”,实在可谓贻笑大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