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奖个税计算方式(个人所得税年终奖金计税方法)

12月2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为持续减轻个人所得税纳税人负担,缓解中低收入群体压力,会议决定延续实施部分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包括“将全年一次性奖金不并入

12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为了继续减轻个人所得税纳税人的负担,缓解低收入群体的压力,会议决定继续实施部分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包括年度一次性奖金不包括在月工资收入中,实施月转换税率单独税收政策,直至2023年底和免税政策低于400元。此外,会议还表示,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政策将持续到2022年底。上述三项政策预计每年减税1100亿元。

年终奖个税计算方式(个人所得税年终奖金计税方法)

中国财政学会绩效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张依群表示:年底,国家将采取重大举措,实施阶段性个人所得税减免政策,直接减税1000多亿元。这是继续实施大规模减税政策后的另一个积极因素,力度大,针对性强,直接作用明显。

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永军告诉《金融时报》,上述政策是部分群体税收优惠政策的延续,反映了财税制度在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制度现代化中的重要性。

01 年终奖单独计税等优惠政策延续

根据本次会议,年度一次性奖金不纳入当月工资薪金收入,实施月度单独纳税政策,直至2023年底。这意味着将在今年年底到期的年终奖金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将继续。

2018年,我国修订了个人所得税法,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动报酬所得、报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收入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年度一次性奖金属于工资和工资的一部分。同年12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通知,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纳税人年度一次性奖金不能纳入年度综合收入,避免部分纳税人在年度一次性奖金纳入综合收入后提高适用税率。

在这方面,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分析,如果综合收入和年度一次性奖金税可以分别计算,可以降低以工资收入为主要来源的纳税人的累进税率水平,从而减轻工人阶级的税收负担。

宜信财富首席宏观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浩为《金融时报》记者算了一笔精细账。

假设纳税人工薪收入的应税额(税前收入扣除社保缴费、综合费用扣除、专项附加扣除后的部分)为1万元/月,年终奖金为1万元。

在分类征收方案中,如果年度一次性奖金不包括在当月的工资和工资收入中,并按月单独征税,那么他的工资收入每年需要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数量为1万元*12*10%-2520(速算扣除)=9480元,年终奖已缴纳个人所得税1万元*10%-210(速算扣除)=9790元,两项相加于19270元。

在综合征收方案中,工薪收入和年终奖金应计入个人所得税,即(1万元)*12 100000)*20%-16920(速算扣除)=27080元。

因此,对纳税人来说,可以看出,个人在分类征收方案下可以少交7810元。

在综合征收计划下,同等收入适用于更高的边际税率。王浩说,分类征收计划的延续可以对绝大多数个人所得税纳税人产生明显的减税效果。

然而,他还提醒说:一些月收入较低的人可能无法充分使用特殊的额外扣除,所以年终奖金和综合收入,完全扣除,预计税收将更低。他说,对于少数年终奖金或股权激励收入明显高于工资收入的纳税人,在综合征收计划下,其税收将略低于分类征收计划。

为此,国家规定了二选一政策,即个人可以选择全部纳入综合所得税或分类税。

增加02个人的可支配收入,提高消费质量

除上述政策延续外,本次会议还提出年收入不超过12万元、年度最终补税不超过400元的免税,政策延续至2023年底。

业内专家指出,受上述豁免政策的影响,相当一部分人可以免税,政策覆盖面较大。根据中国国际税务研究会研究小组发布的《中国个人所得税年度汇算国际比较研究》,2020年全国个人所得税年度汇算中的补税率(申报补税人数占参与汇算申报总人数的比例)为12.71%但由于上述豁免政策的影响,豁免补税率为9.41%,最终实际补税率降至3.3%。

王浩认为,减税政策是早期政策的延续,但重点也略有不同。国家经常发布的一系列个人所得税政策可以被视为十三五以来减税政策的延续。他说,特别是疫情以来,政府多次出台减税、减税、延期纳税等优惠政策,主要惠及企业部门。相比之下,税收政策的调整体现了两个主要区别。一方面,个人所得税的税基是个人收入,覆盖面更广。原有优惠方案的延续可以有效促进保收入、保微观主体、保民生的顺利推进。另一方面,由于个人所得税是直接税,减税将直接惠及工薪阶层和个体工商户,对促进国内消费增量提升具有积极意义,从而更好地支持经济稳定增长。

对此,王永军还表示,疫情影响下消费疲软,部分群体在疫情影响下面临一定困难。延续上述政策有利于刺激消费,激发经济活力,改善民生。

除了上述两项广泛的政策外,会议还决定将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单独纳税政策延续到2022年底。该政策的适用范围只有少数人,如企业高管和高端人才,影响范围相对较小。王永军说。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所副院长田志伟认为,取消该政策将进一步增加劳动所得税负担,使中国在国际人才竞争中的地位更加不利,不利于吸引高科技人才回国就业,不利于中国科技地位的提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